炸金花游戏_欢乐炸金花


黃凱鋒:電影節買不到票的焦慮感意味著什麼

  在“文化+”的時代,地鐵不僅僅是地鐵,而是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劇場不僅僅是劇場,而是徜徉留戀的心靈之家;哲學不僅僅是大學裏教授的枯燥概念,而是尋常咖啡時光裏津津樂道的話題。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這也就給公共文化空間營造提出更高的要求。

  “魔都本週進入‘電影時間’。”對於廣大影迷來説,這個標題不僅意味著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開幕,同時也意味著熱門場次買不到票的焦慮感再度襲來。對於很多人來説,電影不只是一種消遣,而是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由此,也為我們觀察文化角色的演變提供了新的視角。

  記得著名哲學家馮友蘭先生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曾經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講授中國哲學,其中特別提到農耕社會的經濟基礎孕育出了孔子老子莊子這樣的哲學家。他認為中國是大陸國家,以農業為主,土地是財富的基礎,所以貫穿在中國歷史社會經濟思想的中心總是離不開土地的利用和分配。農耕社會的眼界影響著哲學思考的方法,農業所要對付的,例如田地和莊稼,一切都是通過勞作直接感受領悟,且行且珍惜。這就可以理解,農耕社會孕育的哲學家也往往以對於事物的直接領悟作為他們思考的出發點。《呂氏春秋》中有一篇《上農》比較了農業和商業,認為在生活方式上農業比商業高尚。中國哲學中的重要兩派儒家和道家都表達了對農業的渴望和靈感,只是形式上略有不同而已。寒來暑往,黃回綠轉,這些來自農事的體驗和感悟還養育了一大批田園詩人。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一看就知道是小農國家的田園畫。由此可見,特定文化樣式的發展,別具風格的文化人群體的生成,各門類藝術的繁榮,都和一定的經濟社會形態有著內在聯繫。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前二十年,文化的角色,無論是大文化還是小文化,基本上是市場經濟不絕如縷的伴音,不是完全的主角,事實上也沒有更多的閒情和餘暇來從容發展創意性的內涵。所謂文化搭臺,經濟唱戲,一語道破主次分別。因為經濟發展是硬道理,只有經濟基礎打好了,才可能有條件發展文化,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需要。所以整個價值導向就是“+文化”的樣式:房地産開發,用審美元素吸引眼球;歷史敘述,用“戲説”博得觀眾。文化是寄予其中的脆弱存在,不是主體,也不那麼核心,偏向手段和工具。其實真、善、美等亙古以來被稱頌的價值範疇,孤立、抽象地看,都很易碎,都需要具體的載體支撐,依託一定的經濟社會活動並贏得有限的生存空間。孟德斯鳩繼承了一大筆遺産才能寫出《波斯人信札》,文化和經濟的聯姻起初很長一段時間內就是這種伴生型的樣式。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離市場比較遠的純粹學理性文化研究沒有成果,我們只是強調被市場裹挾而走的那一類文化活動、産品所呈現的“+文化”的特徵。

  2005年以來,尤其是文化體制深化改革的十餘年來,文化走到了前臺,事業與産業各自明確功能,逐步實現伴生型向自主型的轉變,“+文化”逐步向“文化+”轉變。各類文化機構的拆並、社會資本的進出、市場運營的實質性操作等等,使文化本身成為主角,成為目的。也就是説文化插上經濟的翅膀,走入資訊快車道。産業結構的調整、服務業比例的提升、眾創空間的激勵等都呼喚著文化走到經濟生活的舞台中央,許多行業要獲得可持續性發展,需要搭載文化創意和文化發展這樣一個大的平臺,才變得不那麼原始,不那麼“鋼筋水泥”。人們的消費生活、心靈生活較以往也有了更加多元多樣多層的內涵和需求。這是一個資訊文明快速發展的新的階段。在這個階段,企業家關注“文明比較與中國道路”甚至關心王陽明的心學與功夫論、上海經濟發展中對歷史文脈的梳理以及上海演出市場的細分和受眾的多元化趨勢、一系列以“文化”為主題的微信公眾號聲氣相投,凡此種種都預示著“文化+”時代的到來。

  美國引導的第四次科技革命其實就是資訊革命,除了催生金融帝國主義和美元霸權外也催生了文化消費方式的悄悄而深刻的革命。網際網路經濟有可能把生産流通分配消費的環節扁平化,生産不需要集中上班,可以交給機器人,機器人也不要社會福利,一天24個小時燈都不要開地在那裏忙上忙下。和人的自由發展全面發展沒有關係的生産,將來統統可以交給“非人”。那人空下來幹什麼?生産和生活良性互動,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謀生和樂生就有可能真正一體化。慢慢地,精神文化生活本身就變成了目的,文化就變成人越來越重要的需要實現和享受的東西了,而且有望成為文明的真正靈魂,相應地,文化也成了産業發展的內容而不是附屬品。

  《國外社會科學文摘》2016年第3、4兩期連續摘編《大西洋月刊》德里克湯普森的文章《沒有工作的世界》,其仲介紹美國的Peter Frase將出版一本書名為《四種未來》的著作,講述自動化如何改變美國。作者認為工作實際上代表三件事:經濟社會生産産品的方式、人們賺取收入的方式和為很多人的生活提供意義和目標的活動。這個作者是一個“後工業主義者”,歡迎甚至支援工作的終結。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預言:到2030年,技術進步可能實現每週只工作15小時以及大量的休閒時間,這是一個消費、文化創造力和權變的未來。

  在“文化+”的時代,地鐵不僅僅是地鐵,而是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劇場不僅僅是劇場,而是徜徉留戀的心靈之家;哲學不僅僅是大學裏教授的枯燥概念,而是尋常咖啡時光裏津津樂道的話題。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這也就給公共文化空間營造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國文化傳統總的來説更加注重的是私德,對於公共的文化心理空間及其心性修養等還是比較陌生的,上海眾多的圖書館、博物館、藝術宮以及思想生産者將在“文化+”的發展態勢下各美其美,各得其所。

  中國網際網路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12321垃圾資訊舉報中心中國新聞網站聯盟